• <u id="hg011"></u>
  • <b id="hg011"></b>
  • <b id="hg011"></b>

  • <b id="hg011"></b>

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南通新聞

    華鑫新材料矢志創新
    國產鋼絲走進迪拜高塔
    來源:南通日報 發布時間:2022-06-22 字體:[ ]

    一根根鋼繩通過剝殼、打磨、拉伸、熱處理等多道程序,按照客戶需求,變成各種類型的鋼絲,盤卷好走下流水線……沒有轟鳴的機器聲、刺鼻的酸臭味、骯臟的黑廢水,20日,在位于南通開發區的華鑫新材料科技(江蘇)有限公司里,可以感受到一家曾經的鋼絲繩企業,通過自身努力,脫胎換骨后給人感觀上的沖擊力。

    華鑫新材料科技(江蘇)有限公司最早是一家鋼絲繩企業,和南通開發區當初數百家鋼絲繩企業一樣,在上世紀九十年代,為當地經濟發展立下汗馬功勞。但鋼絲繩固有的生產工藝和設備,又帶來各種環保問題。2017年,我市啟動“263”環境整治專項行動,鋼絲繩行業被列入重點治理名單。

    奮力求生還是被時代淘汰?華鑫新材料選擇了前者。在21世紀初就使用電熱處理技術的華鑫有良好的創新基因。“當時,有家客戶的下游國外客戶,略帶質問地表示,為什么在產品中要使用一家名不見經傳企業的鋼絲,這對我們的刺激很大,但也給我們創新帶來很大動力。”總經理陳琳介紹說。企業瞄準特種鋼絲領域,產品遍布國內,還銷往東南亞、南美洲等多個地區。迪拜塔高層電梯里的鋼絲也出自這家企業。

    因此,當環境整治拉開序幕,華鑫新材料迅速做出轉變。生產有污染,那就上馬新設備,實現清潔生產;酸洗有臭味,那就采用新工藝,不讓氣味外溢;企業規模小,那就不斷創新,占領更為高端的市場……

    當時,恰逢5G時代來臨,光纜成為關鍵硬件設備,承載著信息快速穩定傳輸的重任。而在光纜內,又以固定用的鋼絲最重要。“光纜要么是架設在高空,要么是鋪設在海底,環境惡劣,對鋼絲的要求很高,穩定性非常重要。”陳琳介紹說,在解決環保問題之后,2019年,企業瞄準光纜鋼絲,斥巨資聘請廣州專家團隊,開始國產替代進口的研發之路。

    對此,企業里有人不理解,認為公司已經解決環保問題,不該再折騰,反正重新洗牌后的鋼絲繩行業,并不缺訂單。但華鑫管理層深知,沒有自己的拳頭產品,沒有不斷創新的核心技術,企業終究有一天會被市場無情的淘汰。

    在管理層的大力支持下,專家團隊利用一年的時間,經歷無數次的失敗,終于在2020年成功研制出穩定性更高的厚鋅層光纜鋼絲。產品一經推出,立刻拿下無數訂單。“以前,我們主要是和代理商以及小企業合作,厚鋅層光纜鋼絲推出后,我們的客戶是烽火通信、中天科技這樣的業界龍頭企業。”由于和中天科技同在南通,華鑫新材料已經成為這家通信領域巨頭極其重要的供應商,一年的合作額達到2億元。

    今年疫情期間,成長壯大后的華鑫新材料,因其作為通信產業鏈上的重要一環,得到南通開發區的傾力扶持。“服務非常好,進出兩個渠道都有保證,企業生產經營基本沒有受到影響。”陳琳介紹說,目前訂單已經排到11月,產銷兩旺。在去年產值突破4個億的基礎上,企業今年有望再上一個臺階,產值破5億。“如果當初不‘折騰’,疫情之下,肯定會受到更大的沖擊。”

    深諳創新之道的華鑫新材料,自2017年以來砸下逾8000萬元巨資致力創新后,又瞄準新目標。企業正謀劃成立50人規模的研究中心,為已經在小規模試產的新產品提供更多人才支撐。在陳琳的藍圖里,她希望利用研究中心這一創新平臺,吸納更多精英人才,為企業研發更多核心產品,推動企業進一步轉型升級,最終進入資本市場,實現“草根”企業的“逆襲”,為通城活力新中心做出最為生動的注腳。

    日報記者 陳可 實習生 徐亞男

    相關新聞
    相關文件
    華鑫新材料矢志創新
    國產鋼絲走進迪拜高塔
    來源:南通日報 發布時間:2022-06-22 字體:[ ]

    一根根鋼繩通過剝殼、打磨、拉伸、熱處理等多道程序,按照客戶需求,變成各種類型的鋼絲,盤卷好走下流水線……沒有轟鳴的機器聲、刺鼻的酸臭味、骯臟的黑廢水,20日,在位于南通開發區的華鑫新材料科技(江蘇)有限公司里,可以感受到一家曾經的鋼絲繩企業,通過自身努力,脫胎換骨后給人感觀上的沖擊力。

    華鑫新材料科技(江蘇)有限公司最早是一家鋼絲繩企業,和南通開發區當初數百家鋼絲繩企業一樣,在上世紀九十年代,為當地經濟發展立下汗馬功勞。但鋼絲繩固有的生產工藝和設備,又帶來各種環保問題。2017年,我市啟動“263”環境整治專項行動,鋼絲繩行業被列入重點治理名單。

    奮力求生還是被時代淘汰?華鑫新材料選擇了前者。在21世紀初就使用電熱處理技術的華鑫有良好的創新基因。“當時,有家客戶的下游國外客戶,略帶質問地表示,為什么在產品中要使用一家名不見經傳企業的鋼絲,這對我們的刺激很大,但也給我們創新帶來很大動力。”總經理陳琳介紹說。企業瞄準特種鋼絲領域,產品遍布國內,還銷往東南亞、南美洲等多個地區。迪拜塔高層電梯里的鋼絲也出自這家企業。

    因此,當環境整治拉開序幕,華鑫新材料迅速做出轉變。生產有污染,那就上馬新設備,實現清潔生產;酸洗有臭味,那就采用新工藝,不讓氣味外溢;企業規模小,那就不斷創新,占領更為高端的市場……

    當時,恰逢5G時代來臨,光纜成為關鍵硬件設備,承載著信息快速穩定傳輸的重任。而在光纜內,又以固定用的鋼絲最重要。“光纜要么是架設在高空,要么是鋪設在海底,環境惡劣,對鋼絲的要求很高,穩定性非常重要。”陳琳介紹說,在解決環保問題之后,2019年,企業瞄準光纜鋼絲,斥巨資聘請廣州專家團隊,開始國產替代進口的研發之路。

    對此,企業里有人不理解,認為公司已經解決環保問題,不該再折騰,反正重新洗牌后的鋼絲繩行業,并不缺訂單。但華鑫管理層深知,沒有自己的拳頭產品,沒有不斷創新的核心技術,企業終究有一天會被市場無情的淘汰。

    在管理層的大力支持下,專家團隊利用一年的時間,經歷無數次的失敗,終于在2020年成功研制出穩定性更高的厚鋅層光纜鋼絲。產品一經推出,立刻拿下無數訂單。“以前,我們主要是和代理商以及小企業合作,厚鋅層光纜鋼絲推出后,我們的客戶是烽火通信、中天科技這樣的業界龍頭企業。”由于和中天科技同在南通,華鑫新材料已經成為這家通信領域巨頭極其重要的供應商,一年的合作額達到2億元。

    今年疫情期間,成長壯大后的華鑫新材料,因其作為通信產業鏈上的重要一環,得到南通開發區的傾力扶持。“服務非常好,進出兩個渠道都有保證,企業生產經營基本沒有受到影響。”陳琳介紹說,目前訂單已經排到11月,產銷兩旺。在去年產值突破4個億的基礎上,企業今年有望再上一個臺階,產值破5億。“如果當初不‘折騰’,疫情之下,肯定會受到更大的沖擊。”

    深諳創新之道的華鑫新材料,自2017年以來砸下逾8000萬元巨資致力創新后,又瞄準新目標。企業正謀劃成立50人規模的研究中心,為已經在小規模試產的新產品提供更多人才支撐。在陳琳的藍圖里,她希望利用研究中心這一創新平臺,吸納更多精英人才,為企業研發更多核心產品,推動企業進一步轉型升級,最終進入資本市場,實現“草根”企業的“逆襲”,為通城活力新中心做出最為生動的注腳。

    日報記者 陳可 實習生 徐亞男

   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    泽艺影城换网址了吗